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纽约时报何以成为转型标杆?15个app,多媒体嵌入式报道_qne.jxyzm.com / 内容

纽约时报何以成为转型标杆?15个app,多媒体嵌入式报道

作者:尹力|时间:2017-07-29 03:28|来源:qne.jxyzm.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纽约时报何以成为转型标杆?15个app,多媒体嵌入式报道

(原标题:纽约时报何以成为转型标杆?15个app,多媒体嵌入式报道)

位于纽约曼哈顿区第八大道的《纽约时报》正门。辜晓进图此次访美之前最令人沮丧的一件事,就是被《纽约时报》婉拒了。该报不仅在新媒体应用方面创造了很多“第一”,更是数字转型的标杆,为全球媒体所仰望。因此,我很早就将其列为头号访问目标。同时,我也知道很难——现在美国的大型报业公司谨慎而脆弱,何况是如此热门的典型。于是,在几封邮件不见回音后,我转而求助厄尔,国际新闻媒体协会(INMA)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他虽知有难度,仍热情将我引荐给纽约时报公司高级副总裁SoniaYamada女士。她在2月的回信中客套一番之后,说由于太多来访请求而高层无暇分身,公司早已决定不接受此类访谈,望我理解。为消除我的疑惑,她说她已将我的邮件转发给公司负责外联和对外合作的高级副总裁EileenMurphy,我也可以再和她联系试试。Murphy在3月的回信中表达了相似的“遗憾”,但解释得更为透彻。她说,现在的情况确实和过去不同了,公司要求不仅是高层领导,即便是普通的编辑记者,均不得接受此类采访。她补充说,公司每年收到巨量(overwhelmingnumber)的访问或研究请求,因而制定了一揽子拒绝政策,除非对方有关系公司利益的特殊商业理由。此刻我还不知道,坐在前面的这位女士正是我十五年前访问过的雅思敏。辜晓进图不过,事有凑巧,机会似乎对我有所眷顾。我4月在纽约出席媒体大数据会议时,坐在我前面的一位中年女士和许多与会者一样,频频用手机拍摄演讲者的PPT。有一次,她的手机不慎摔落在地板上,滑到我的脚前。我俯身拾起交还给她,她高兴地回头表示感谢。就在这一瞬间,我发现她很面熟。茶歇时,我和她聊天,当看到她胸牌上的名字时,我立刻断定,她正是我十五年前采访过的《波士顿环球报》负责经营的副总裁。当时该报已被纽约时报公司兼并了两年,高管都由纽时派出。她的名字雅思敏·纳米尼(YasminNamini)表明其有日本血统,很好记。她当时热情好客且耐心回答我关于发行和广告等各种问题的态度,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回忆起多年前的经历后,她也很快想起来了,说的确是见过。她说她在接受我采访五年后,就回到纽约时报公司并一直担任副总裁,直至2015年3月退休离开(离开前是负责时报数字创新的高级副总裁),现在是以她名字命名的一家数字媒体咨询公司的负责人。与雅思敏在会上巧遇,左后方两位亚洲女士是韩国《中央日报》的代表。2001年8月24日摄于雅思敏办公室,当年我们都还年轻。我听了太高兴了,真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仿佛重现访问《华盛顿邮报》那样的“柳暗花明”。对《纽约时报》已经绝望了的我,此刻重燃希望。我在中午吃饭时和她继续交谈,谈《波士顿环球报》,谈《纽约时报》。她还指着窗外建筑,告诉我哪些是《纽约时报》曾经办公的大楼。我顺势提出采访她的请求,希望会后或接下来的周末请她一起吃饭交谈。这时厄尔也过来敲边鼓,把我夸了一通。雅思敏欣然同意,但说明晚有好友从洛杉矶来,已约好要宴请,而周末她要去佛罗里达度假,一周后才回到纽约,问我能不能等。可惜我后面的行程早已确定,下周一必须离开纽约。当晚,我给她发了邮件,问能否在明天中午的午餐时间接受我的访谈。第二天上午开会时又见面,她表示同意。于是,第二天中午,在位于时报广场3楼的汤姆路透大厦顶层多功能会议厅,我们把打来的饭菜放在狭窄的窗台上,膝上铺好餐巾纸,面对窗外的曼哈顿街景,边吃饭,边开始了一个小时的访谈(具体内容另行整理)。在她的建议下,我于下午会后进入1公里以外的《纽约时报》新大厦,参观了一番。《纽约时报》早期办公楼(1904-1913)。辜晓进图《纽约时报》用了近一个世纪的办公楼(1913-2007)。辜晓进图《纽约时报》现今办公楼大堂。辜晓进图52层高的《纽约时报》新大楼坐落在40街和41街之间的第八大道上,正对着长途汽车站(PortAuthorityBusTerminal),仍属纽约著名的时报广场(TimesSquare)范畴。说是新大楼,2007年就搬进去了(2009年卖了其中的21层)。此前该报在第七大道附近的43街一栋灰色绿顶的18层大楼工作了94年。更早期,则是时报广场1号楼,一座侧面看上去像是机场指挥塔似的细高小楼,每年12月31日夜晚,人们会聚集在此楼前倒计时进入新年,也是人们到曼哈顿最爱对着拍照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新办公楼大堂的AdolphS.Ochs雕像。辜晓进图新大楼四面邻街,四面的大门看上去差不多,且都直通大堂。大堂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尊半身黄铜雕像,是现任老板小苏兹伯格父亲的外祖父阿道夫·奥克斯(AdolphS.Ochs)——1896年购入《纽约时报》并将其发展为一份伟大报纸的报业先驱。而大堂内最引人注意的并非这座寂寞雕像,而是中央宽敞的通道和通道两侧橙色高墙上密密麻麻的数码块。大堂中央的“数码墙”。辜晓进图每个数码块比一个12英寸笔记本电脑稍长,随机变化着数字、文字、图案。我刚进来时,发现几百个数码块上都是各种图形。正在仔细辨认时,突然发现有一个图形是中国地图,随即明白那是各国地图。但当我拿起相机要拍摄时,图像却伴随着从左往右刮风般的“数码”声音呼啸消失了。我等了约10多分钟,地图们再也没回来,代之以各种有意义或无意义的数字或文字,且互相绝不重复,完全随机出现。如有一块上显示“37,000”的数字,上面小字为“37,000Chinesemillionaires”(3.7万中国富豪)。这些数据每隔不到1分钟就变幻一次,每次都有风一般的呼啸声,但并不喧嚣,只在近处才能感受到。数码内容:“那个吉他在台上演奏什么?”辜晓进图数码内容:“他毕业于巴鲁克(学院),在纽约法学院获得学位。”辜晓进图我说的“抵近观察”,当然不是指看《纽约时报》大楼或参观数码墙。由于此前对访问该报的“绝望”,我改变策略,从两个方面加以弥补。一是订阅该报的全部数字产品。借着身在此地的便利,每天阅读,看它两个月,总会有所发现吧?该报实行付费墙,订阅以四周为一个基本周期,初订者优惠,第一个周期只要99美分,随后每四周35美元,我一共订了3个周期。二是采访专家,了解“他者”眼里的《纽约时报》。我在巧遇雅思敏之前,已专程去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与Tow数字新闻中心主任ClaireWardle教授和总经理KathyZhang女士进行了深度访谈。仅就阅读体验而言,我确实发现不少过去并不知道的做法,很多是值得中国报业学习借鉴的。《纽约时报》部分app。辜晓进截图《纽约时报》的数字端相当丰富,不仅有网络版,更有覆盖各种移动平台的数字产品,包括各社交媒体的官方账号(美国的社交媒体相当多,具有海量用户的就包括Facebook、Twitter、Snapchat、YouTube、Instagram、WhasApp、Pinterest等等)和五花八门的app。我数了一下,《纽约时报》共有15个app。中国国内现在对报纸是否有必要做app还争论不休呢,这一份报纸就做这么多app,干什么用呢?首先,覆盖所有移动数字系统。该报的app已实现对包括安卓、iOS、黑莓、iPad、Kindle、Windows8、Windowsphone等全部系统的全覆盖。就内容而言,也各有分工,如新闻类的的NYTimes(主网app)、NYTNow(即时新闻)、纽约时报(中文版),服务类的T-realestate(房地产)、T-cooking(美食)、T-TheScoop(大纽约生活),娱乐类的NYTCrossword(纵横字谜),视频类的NYTVR(虚拟现实)等。这些app不仅定位精准,且内容丰富。以其主网app为例,就设有30多个栏目,从要闻到评论,从国际到本地(纽约),从财经到娱乐,几乎囊括该报纸质版所有门类,还多出视频、“最近阅读”等纸媒没有的内容,并且随时更新(如美国著名摇滚歌星“王子”去世当天,其主app就更新了6次内容)。而服务类app,不仅信息量大,还实现了谷歌那样的定位和搜索服务。如TheScoop,关于大纽约地区吃喝玩乐(餐饮、酒吧、交通、购物、艺术、影视、百老汇演出、博物馆等)应有尽有,且都有定位服务和谷歌地图似的前往指南,几乎可以满足在纽约的全部生活资讯需求。《纽约时报》房地产app。辜晓进截图房地产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是与房地产商合作的经营项目(当然也不排除相应的广告合作)。打开该app,除了首页新闻外,置顶的是“FindaHome”(找房)。点开后可以输入自己所在地址或感兴趣的城市,然后可见两个选项:买房(卖房),租房(出租)。点开“买房”,下面有开盘活动(openhouse)、最近14天新房、降价房三个选项(可多选)。接下来的菜单有10多项内容,诸如价格范围、房屋规模(美国多以睡房数为标准)、房屋类型、占地面积、是否一手房、大致方位、邻居情况、洗手间数目等。一旦找到感兴趣的房子,便显示具体地点和前往指南,可见服务是相当到位的。这期间,房地产商可以用原生广告的方式出现,但不会干扰选房信息。该报的美食app也是很受欢迎的服务类客户端,其特点是每天推出很多简易实用、口味不同的美味菜谱,每个都有全套示范,为家庭主妇们所喜爱。由于下载量较大(我在美国时,大约700万月活跃用户)。该报在我离开纽约后不到20天,便宣布将推出与该app互动的订餐送餐服务,即从17000种菜谱的庞大数据库中,按受众选择的菜谱为其做好饭菜送至客户家中,两人份的价格在27-39美元之间。《纽约时报》虚拟现实app推出的第一个作品:《无家可归》。辜晓进截图至于虚拟现实的360视频app,就更加炫酷了。该报2015年11月6日正式推出沉浸式新闻视频app——NYTVR——并向百万纸媒订户寄送与谷歌合作生产的纸板虚拟眼镜(GoogleCardbord),引发业界关注。首件作品题为《无家可归》(TheDisplaced),描写分别处于东乌克兰、南苏丹和叙利亚三个战争儿童的悲惨命运。2016年5月,该报又向30万“忠诚数字订户”(取决于其订阅时间,我这初到者不在其列)发放虚拟眼镜。至笔者写这篇公号文章,该报已推出10部VR作品。而眼镜的价格,也从当初的20多美元骤降至5美元以下。不过,近观《纽约时报》数字产品数月的最深刻印象,倒并非这炫酷的VR,而是其无处不在的多媒体嵌入式报道。因为迄今为止,国内传统媒体虽高举媒介融合大旗历时多年,大都仍局限于“一次采集,多平台分发”的固有思路,也即在做纸媒的同时,将内容在PC网站和“两微一端”(微博、微信、app客户端)上发布。即便先进如澎湃app,也看不到融合多种媒介形式的时政新闻。《纽约时报》不是这样,其日常报道中已经大量采用多媒介嵌入式的融合报道。也就是说,一篇新闻中,不仅有文字,还常常嵌入音频、视频、图表、幻灯片等传播形式。它们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每天都有,或者几乎所有重要报道都有。这种转型,给人以前所未有的阅读视听体验。例如5月3日,又是一个“竞选星期二”,两党在印第安纳州的党内竞选出现重大变化: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因其主要竞争对手克鲁兹宣布退出,而奠定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地位;桑德斯在该州击败希拉里拿下一城,向民主党候选人的宝座走近一步。《纽约时报》app的报道十分详细,不仅有洋洋数千字的文本内容,还插入三段视频,分别是特朗普、桑德斯和克鲁兹在精选现场的讲话要点。这些视频对报道中的引语起到了重要验证作用,其表现出的人物表情和现场气氛更是文字描写所难以胜任的。文中还嵌入13幅现场幻灯片,可横向拉动而不影响纵向阅读。特朗普在印第安纳州胜出后的报道。辜晓进截图4月21日上午,七次格莱美奖获得者、美国超级巨星“王子”(Prince)去世的报道也令我大有感触。在当日不断更新的报道中(至下午6点,已更新了6次),其app新闻愈发丰富,不仅有详细的文字,还嵌入“王子”近期的演出、《纽约时报》过去对其的专访、著名专辑片段、最受欢迎歌曲排行、民众献花悼念、奥巴马总统表达悼念等视频、音频、图表等信息。如此丰富的表现形式和如此快捷的内容传播,彻底颠覆了传统纸媒延续几百年的新闻报道模式。而在一篇关于海豚、鲸鱼的信息沟通的科技新闻里,文章多个相关段落出现播送键,点开可听到海豚或鲸鱼在水下“说话”的声音。新闻中嵌入声音。辜晓进截图

(原标题:纽约时报何以成为转型标杆?15个app,多媒体嵌入式报道)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